谁在丽江等你

2015-07-16

缘起。2014年6月15日,我和室长第一次来到云南,大概一周后,我在丽江火车站送别室长。这是我们的“分手旅行”,也是我辞职离开帝都后,与过去作别的一场纪念。

说说我在这里遇到的人吧。

 

初来丽江,住的青旅床位,6人间。有两个女生一起来的,问起来却是一个高中毕业、一个大学毕业,在路上遇到就结伴一起玩。问那个高中毕业的女孩,你父母让你一个人出来?她略带叛逆的语气说,这有什么不让的。接着很烦恼地说,唉每天都要给他们汇报行程,烦死了。遇到这样的小孩,我不知该是喜是忧。我年轻的时候,非常羡慕那些经常爸妈带着出去玩的小孩。直到大学还在经济拮据的生活线上徘徊,那几乎成为我提早进入社会参加工作的动力。其实我心里是庆幸的,因为现在出来的我,成熟自立,有更多理性和客观。我现在的性格,绝对是在自力更生之后养成的。

 

想起来在泸沽湖的第二天傍晚时遇到两个山东大学刚毕业的姑娘。一起骑行3小时的时间里,开始的1小时在抄近路爬坡,半个小时在等她俩。公路骑行1小时,半个小时在等她俩。最后1小时,前半在喝茶聊天,后半在搭车回里格。回想起来真是觉得充实呢!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90后小孩太有自己的想法了,很少会有为了人际关系、社会和谐等外界因素而曲迎奉承的个例,向来都是爱憎分明、直截了当。看着一路走一路吵的两位姑娘,总觉得虽然相互刻薄相互调侃也是闺蜜之间一种表达,但人和人之间还是多一些温柔解意、少一些针锋相对比较好。尤其是女生。

 

在泸沽湖大环湖骑行的时候,遇到了好多在大理、双廊路上同行过的人。世界多小啊,这么长的路线上竟然能有这么多的相遇,谁说有缘分不易呢?

有个男生是在双廊的青旅里见过的,当时他和很多人一起,3男2女,他们在客栈明亮的大厅里一起弹吉他唱歌。这次跟他一起的女生是个活泼的大姐了,我们问怎么换了女生呢?他说,那两个女生不理我们了……萍水相逢,昔日看起来其乐融融的团体,转眼就成路人各奔东西。如果只是这样的缘分,我不想要。天南地北交朋友,我不要没喝过酒吃过肉交过心的朋友。

 

丽江的咖啡店和酒吧很多,几乎家家都有驻唱歌手,有的地方因为咖啡店太密集,不同歌手之间的歌声相互串扰,挺让人糟心的。旧爱咖啡馆就是其中一个。进入咖啡馆的时候纯粹是因为它地处狮子山位置较高,适合观景。刚好这个下午客人很少,走了两位美女之后只剩下我和临桌另一位姑娘。我坐的位置就在歌手台前,时不时听到他因为隔壁歌手声音开太大而骂娘。后来临桌来了一位同伴,是个非常漂亮的小巧的重庆姑娘。歌手准备收工,漂亮姑娘拉住他说聊会儿天,然后我们四个人便坐在一桌开始扯淡。歌手不是个内向的人,扯了一堆杂七杂八的故事之后他就开始讲自己的经历。

歌手出生在边境,是个贩毒走私猖獗的小镇。歌手母亲两次因为走私入狱,第三次进去的时候没钱赎人了,歌手便开始外出打工赚钱养家。他去了一家工厂,工资很低,很苦,在那打工的时候右手三根手指被割断,他那时候小根本不懂得维权,就不了了之。后来他去到昆明,没钱,穷得只能住在一块墓地里,晚上睡网吧门口白天睡坟墓旁边,这样过了很久很久,直到他遇见一个老乡。老乡带他去洗澡换新衣服,介绍工作,他到那里9天就交了个女朋友,感情很不错。女朋友的父亲很喜欢歌手,经常叫他一起喝酒。而到谈婚论嫁的时候,女方母亲要求一百万的嫁礼,歌手拿不出来。两人开始经常吵架,没多久便分手。歌手很喜欢音乐,是在朋友第一次带他去酒吧的时候开始的。歌手曾经在深圳酒吧驻唱过,工资不高,5000每月,除开租房吃饭玩抽烟基本剩不下钱。歌手辗转流离到丽江,也不过是三个月前的事。

歌手轻描淡写地说着,陪他一起抽烟的重庆姑娘问你多大了,他说87年的。另一个湖南姑娘说,回想过去一定很痛苦吧。歌手抽着烟沉默良久,说吃饭去吧,我请你们。几个人走出咖啡馆,我说我不去了,先回旅馆休息。

很多时候我害怕和陌生人有交集,尤其是有故事的人。这样的故事,听完记在心里就好了。

 

重庆姑娘也是个特别的人,白,瘦,个子小,长发及腰,美女胚子。她和湘潭姑娘是在青旅认识的,对比湘潭姑娘的素颜,这位容光焕发的重庆妹子真是美极了。歌手问湘潭姑娘你们在丽江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啊,姑娘回没有。而重庆妹子喝着果汁呛声,歌手大笑说哎哟抓了个现形的。妹子性格火爆,开门就问歌手有烟没,女汉子无疑。看脸庞稚气应该也是90后小孩吧。对这样的姑娘不置可否,只觉得以后我女儿要是长得美就会变成这样,那我情愿她长得不美。

 

一个人吃饭的时候,突然有个满脸稚气的男孩问我对面有没有人,饭店桌子都满了他只好跟我拼桌。以至于服务员以为我们是一起的点成一个单去了。

他说你也是一个人来玩?我说是,你是高中毕业吗?他说初中毕业……呃,大妈我思密达了。他说他一个人是因为被人放了鸽子。他吃饭时手里一直拿着土豪金和人聊天,估计是家人。我说你这么小有身份证吗,能住店吗?他说能啊,现在都是一出生就有身份证了。好吧,大妈我又out了。这位小朋友吃完自己点的那点儿东西抹抹嘴巴扬长而去,临走还不忘跟大妈我说声您慢慢吃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把自己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我还真是不愿意让自己小孩上大学之前自己出来玩呢,要玩也得带上大妈我一起嘛……

 

吃完晚饭溜达的时候看到了前一天去过的38号酒吧。一个员工坐在门口对我说,你今天来好早,我笑笑说我先进去坐坐。去到了酒吧顶楼的天台,呆坐吹风看景坐了好久。我对酒吧里的人一向是比较抗拒与之相识的。前一天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角落里,歌手下场互动时碰个杯相视一笑,偶尔不热情地回复对方一句寒暄,听歌就好。

知道小陆的名字还是在酒吧墙上贴着的海报上看到的,小陆今年出了一张自己原创专辑,名字叫《回音》。我下楼去吧台要了一杯白开水。小陆坐旁边对我说,你昨天来过?我点头。然后他说,你是湖南的对吧。我诧异,这你都记得?我自己都记不得什么时候跟他说过这个话题,昨晚我只坐了一个小时就走了。小陆大笑说,我这人什么都不好,就是记性好。我背过脸笑了,再无话。

酒吧有四个驻唱歌手,个个都是敲弹唱全能,其中一个也是老板这几天刚好不在。小陆之外其他两位歌手就比较外向活泼。酒喝完了,歌听到换场,我起身准备离开。歌手们今天似乎都喝得有点多,小陆一个人坐在门口吹风,看到顾客离开大概是很自然地说挽留。我回头看他,觉得此刻的他好像个小孩子,好想过去拍拍他的头安慰一下,哈哈。而我决然离开了,在我只要有一丝清醒的时候,我很明白自己的处境。以为喝酒就会让自己堕落吗,那你太小看我了。

 

 

遇到太多人,大多数人从不在乎你是谁,不过是每天遇见的千万过客之一。如果能侥幸被某人记住,我便心存感激。

事到如今我仍然学不会同陌生人交朋友,因为我实在无法揣度对方心里带着多少善意,我同样无法把握自己会给予对方的信任程度。我也是一个活在自己小世界的人,大多数时候选择用沉默去回应那些无法交心的朋友。

 

顺其自然,就这样吧。 

Virola

天马行空幻想主义者。

此类别中更多的: 我的2014 »
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